底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必须宏观调控否则将出现大萧条热点追踪行业资讯资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3:54:22 阅读: 来源:底阀厂家

宏观调控棋到中盘。下一步如何走?如何对已经实施的调控措施和政策效果进行评价和反思?这是每一个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士都极为关注的话题。

“首先是经济出现了波动,才需要宏观调控。如果没有宏观调控,我们就是大萧条,是经济危机。”经济学家樊纲是这么看待宏观调控对投资者的影响的。但是,他也提醒我们必须要反思,到底是哪些制度导致了经济的波动。

8月4日,有媒体专访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教授。

没有宏观调控就是大萧条

在这次宏观调控中,很多民营企业都感到压力很大。从已经采取的宏观调控手段来看,你认为有没有所有制的歧视?

樊纲:理论上没有,但是实际上有。比如贷款先停的是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这也是目前体制下很难避免的事情,国有企业现在受到的保护越来越少了,但是总归还是有一些。理论上是不存在所有制歧视的,比如现在好的民营企业仍然可以获得贷款。

这次宏观调控,应该说很多行政政策是“一刀切”的,说是五一节期间不贷款了就不贷款了,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一样。但是实际操作上,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产业在政策的掌握上还是会有一些不同。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宏观调控已经对一些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造成了不利的影响?会不会对投资者的积极性产生影响?

樊纲:需要大家来弄清楚这个事情,不是宏观调控导致了这些问题。首先的问题是经济出现了波动,才需要宏观调控,如果不宏观调控的话,所有这些企业将受到更大的打击,那时候的问题就不再是积极性问题,而是生存问题,特别是中小企业,会受到重大的打击,这是首先必须说清的一个问题。

至于说到这不让搞那不让搞,因为这是一个宏观调控的时期。而且同时还出台了一个投资政策,规定将来大家都可以去投,不用审批了,这是一个体制的变化。这不是我在为政府辩护,现在有些人的一个错误观点就是宏观调控把大家给砸了,但如果没有宏观调控,我们就是大萧条,是经济危机,现在是大家都受点冲击,但是可以把经济波动调过来。

如果回过头来看这次宏观调控的措施,你认为在手段上有什么问题吗?

樊纲:这次的手段基本正常。大家说得比较多的是行政手段,但中国现在很多经济主体不是市场主体,市场手段对它们不起作用,就得行政手段才能起作用。所以说这个东西不能唱高调,学者、记者、政府官员都不能唱高调,不能说我们现在是市场手段,你还不是市场主体呢,怎么让市场手段起作用?那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不能光说美国日本怎么样,那是我们将来可能达到的,但现在还不是。对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国有银行来说,很多经济手段不起作用,只有行政干预、产业政策才可以起到作用。

但是,现在有些确实是过度的行政手段,必要的行政手段是需要的,不过现在有些过度。包括执行一些过去的不合时宜的法规,因为过去要审批,现在不要审批。这个需要从长期的制度发展变化的角度来看,积极推进制度的变化,包括怎么贯彻现在新的投资管理规定。

反思导致经济波动的制度

对这次宏观调控,我们需要进行什么样的反思?

樊纲:真正需要反思的不是政策本身,而是为什么我们要进行宏观调控。比如说有的地方政府现在还在寅吃卯粮,把几代人的地都批出去,没有制约;一些地方不管破产不破产,还是投资大搞开发区;我们的银行制度还是这种不负责任的银行体系;包括过去政府的产业政策、投资审批政策,是这些制度使得经济很容易波动。

这些是真正需要反思的,然后才是政策需要什么,我们需要多少行政手段、多少经济手段,当然这些也需要反思,有没有过度的东西,有没有不符合现在的法律和规则的东西。但是最重要的是反思我们现在的制度——导致经济波动的制度,反思经济波动对大家造成的损害,宏观调控是经济波动之后不得已的事情。

从政策的力度来看,前段时间的措施是否有点太猛了?

樊纲:那倒不见得,有些措施很猛烈,但也不是很长时间的,有些是临时的措施,有些是随着情况的变化相机抉择,但是我现在也很难判断是否过猛了,因为现在还没有见到效果。即使是猛药,如果时间不长,也不是过猛,宏观政策、GDP永远是一个时间的概念,不能光看它当时的力度,应该看这个力度持续了多长时间。

你认为当前需要加息吗?

樊纲:确实应该加息,我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的。目前的利率水平,会给人们造成错误的价格信号。

如果要加息的话,存贷款利率结构应该怎么调整?

樊纲:对这个我没有具体的想法,这个需要具体部门来操作。但是总的来讲,利率水平需要不断进行调整,不能把它僵化。美国成天0.25、0.5地调来调去,我们也要根据宏观情况的变化、经济情况的走势来调整利率,把利率当作一个经济杠杆、政策变量来调整,把它真正当成一个价格机制、价格信号来看待,这才是市场经济。现在我们把别的价格都放开了,反倒把利率管得死死的,而且管得死死的不是因为人为要管的,而是因为一些利益集团扛着,这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目前的汇率政策是否合适?

樊纲:现在汇率政策不确定性更强。贸易逆差,美元最近比较强(相对中国已经升值),汇率更加模糊。

如何评价财政政策在这次宏观调控中的作用?是否应该实施紧缩的财政政策?

樊纲:现在说稳健的财政政策,实际上现在的财政政策是紧缩性的——减少支出、财政盈余很大,已经是非常积极的紧缩性的财政政策。这是对的,应该说我非常赞成。去年我就提出民间投资上来的时候,政府就少投点资;如果民间投资不足,政府就多投点,这才叫积极的财政政策。

积极不一定老是扩张性的,积极也可以是紧缩性的。当应用财政政策的时候,它就是积极的,不用,它就是消极的。而且财政政策永远都是短期相机抉择的政策,需要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而不断加以调整,就像货币政策也要不断加以调整一样,不应该有一个长期不变的制度性的宏观政策,那就不叫宏观政策了。

经济正在软着陆当中

宏观调控进行到现在,如何来看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下一步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调控措施?

樊纲:我相信现在正在软着陆当中,下一步应该把已经采取的措施贯彻下去,来观察经济形势的变化,相机抉择,根据形势的变化来调整政策。

但目前应该基本保持政策的平稳,再继续执行一个阶段,看效果如何。现在电力短缺这样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有的地方还在五天停电两天供电,或者开三停四什么的,说明生产资料的瓶颈仍然存在。

那么现在还需要采取更猛烈的措施吗?

樊纲:不一定现在采取更猛烈的措施,现在还是保持基本的平稳,冷静观察一段时间。我不太赞成在现在采取什么新的措施或者是减少某些措施,还需要看一个阶段,因为调整都有一个时滞,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实现效果,不能说今天实行了明天就见效。一般半年、九个月的时滞是非常正常的,要想下个月、明天就见效是不正常的和不现实的。

星界幻想单机版

猴子很忙

113彩票官方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