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非遗人在守望

发布时间:2020-03-02 11:10:54 阅读: 来源:底阀厂家

保护非遗,说到底就是保护非遗传承人。近几年,国家加大了非遗项目的保护力度,九江非遗传承人曾经在生存与坚守之间的困顿渐渐得到释怀。但是非遗传承人的生活状态仍然得不到彻底改善。非遗面临着不可迴避的困境

遗忘

九江,自古便以陆通五岭、势扼三江而显重,又因三大茶市、四大米市而扬名。正是这一方水土造就了九江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因而九江所留存下来的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极为博大精深。目前,九江市共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10个、省级38个。

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一样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消失,虽然九江的非遗项目一直在全省处于前列,但是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九江。武宁的蛇舞、都昌猴舞都已失传,这种失传,是现代人对老祖宗精妙技艺的遗忘,也是一座城市对过往历史的遗忘,这对九江来说,是一种精神的损失,是一种无可挽留的遗憾。

很多非遗技艺都是来源于生活中最原始的东西,需要花很多的人力和物力去整理和了解,而现在愿意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人少之又少,毕竟不计报酬的事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目前,在非遗工作最基层的人,基本上都是自愿服务的乡民。

在发展方面,很多非遗项目具有一定的区域性和落后性,语言差异和形式的过时都造成了传播的局限,严重影响到大众的关注度。虽然研究具有历史意义,但如果不能够得到现代社会的接纳,单单依靠几个人的努力,那也只是徒劳,总有一天还是会消失在现代高科技发展的大潮中。

苦熬

瑞昌剪纸、星子金星砚因为有着成熟的产品,引来不少文化爱好者的追捧。但是更多的诸如戏剧、歌舞一类的非遗项目传承人却因为没有市场而面临着生活的艰难。

代表性传承人名录公布之后,国家对代表性传承人进行了经费的补贴,从2011年开始,每年增加到1万元经费补贴,而在九江,不少重视非遗项目的县区还在这个基础上追加了补助。但是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

非遗项目的传承从人类社会的大发展来看,是必须的,是积极的。但是在一个家庭看来却是不务正业。一项古老技艺的传承,从学习,到熟稔,到推广,到传授,都需要巨大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而这些,对于一个有着生活压力的农村家庭来说,往往是奢侈的。

湖口草龙的传承人喻芳泽在自己家里开课教学,不仅仅将技艺传给了女儿,还教授给很多愿意学习草龙的年轻人。但是大多数非遗的传承人并不像喻芳泽这样家中有着大大的庭院,尤其是戏曲类的非遗项目需要场地。

全丰花灯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算是重新活过来了。国家也非常重视,建了展览馆,还划拨了专项资金扶持项目的保护和继承,修水县文化馆馆长胡伟如说。杨大会是目前是修水全丰花灯的国家级传承人,现在国家有了政策,很重视我们全丰花灯,可是经费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初期工作室很多事项都是自己垫付,如果活动没经费,还得自己掏钱。这对本来经济状况就不是很乐观的杨大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老去

在九江保护非遗中,有个避无可避的敌人就是时间。传承人在老去,却后继无人。

在保护非遗的过程中,怎样与时间赛跑,让非遗项目得以传承是关键所在。据了解,九江市非遗项目的传承人平均年龄为62.5岁,他们的绝技大都没有传人,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如何调动项目传承人的积极性,让非遗项目得以保存成为我市在进一步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点之一。

九江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高平说,现在九江非遗保护面临一个大敌人就是传承人衰老的问题。他们想传承,想带徒弟,想将自己的一身技艺一代一代传下去,但是身体状态却每况日下,这很糟糕,也很无奈。湖口青阳腔传承人殷武焕80多岁,草龙传承人70多岁,原来全市国家级传承人有6人,现在只有5人。

殷武焕老人是目前湖口青阳腔唯一代表性传承人,但却不得不在面临后继无人的同时,遭遇观众稀少的尴尬。

据了解,殷武焕十来岁就开始跟着师傅学演青阳腔剧目。随着年龄的变化,他很多事情逐渐力不从心。

丢失

我们无力于遏止时间,无法改变衰老和死亡。任何事物的传承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一代一代的沿袭更新。大部分非遗传承人都面临着生存与传承的困顿,这不是现实与梦想的矛盾,而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

湖口县文化馆副馆长童艳华说,历史悠久的湖口青阳腔,被许多人誉为京剧的鼻祖、戏曲的活化石。2006年,湖口青阳腔顺利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青阳腔的成功申遗,常常为湖口县官方津津乐道。青阳腔也因此成为湖口传统文化的骄傲。

打工潮形成以来,农村年轻人大量外出谋生,家中只剩老弱妇孺。生活的压力以及日新月异的娱乐方式,使得越来越少的人愿意为这一古老的戏种付出努力。殷武焕颇为遗憾的说,我膝下有一子四孙,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继承我的技艺。

在青年一代眼中,青阳腔难学、难唱、难懂、难演,既没有黄梅戏好演,又不如看电影省事,因此青阳腔表演的观众变得稀少起来也是一个问题。上世纪80年代,湖口县青阳腔剧团有48个,而如今青阳腔却是岌岌可危。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读历史,了解自身的重要载体,它不但能维系一方的地域情感,也有效丰富了当地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非遗传承人是这些古老技艺的灵魂,是开启九江文化技艺的钥匙,遗忘和衰老或许让非遗陷入困顿,但是我们依然看到了非遗传承人岁月中的守望。

(■本刊记者 周慧超)

河南誉美肾病医院

北京联科中医肾病医院

上海紫癜疾病研究院